想快乐,先来聚芳阁

商务合作 微信:415416162

收藏本站

第一次去宁波丝袜会所是一种怎样的感受?

201711081104003994.jpg

       所以,某个周末,我放弃了上网玩游戏,而是选择了按摩,之所以选择宁波丝袜会所完全是因为这家店紧挨着网吧。好吧,其实还有一家盲僧按摩会所,选择宁波丝袜会所是因为我觉得盲僧按摩会所里面应该没有美女。但是我向老天发誓,我当时真的不知道,按摩还可以这么玩。那时是N年前,我才上高三,屌丝男士应该还没出,大保健一词还尚未面世,而我还也还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新司机。

       到门口时我还蛮轻松的走了进去,沿着一条红色的地毯转了N个弯儿,长长的通道没有窗只有泛红的昏黄暧昧灯光。会所里面装修是各种古典的,四周都是那种欧洲风格,终于到了前台看到一个浓妆艳抹的妙龄少妇,斜靠在一个办公椅子上,那婀娜曼妙的身段,吹弹可破的肌肤,真可谓是天上少有,人间更是哪得几回闻。看到我审视了一下,半点朱唇的玉口轻微的动了起来,伴着银铃般的声音询问道你好先生请问你是否成年了呢?成年了,90年的,我几乎下意识的回答,作为网吧小王子的美称,相同的问题已经被各种网关问过无数次了。然后这个妙龄少妇就转身把我领进去,在道上说先生先付钱200,直接给她就行了。我当时还想这么贵,但没好意思走。“紫卿,你在么?“

       是的,静姐“一个一身黑透视连衣裙,以及黑丝袜并且穿着红红的高跟鞋的姑娘从一个房间走出来了。昏暗的灯光中我没看清姑娘的脸。这有个小帅哥,交给你了“妙龄少妇带着笑意的说了一句,就转身离去了。我怯生生的走进房间,那时候已经感觉出不对劲了。紫卿在后面把门一关,然后坐到我旁边说,这200是一个钟的钱然后接着说,客人坚持不到一个钟所以我们可以先干点别的。她音细如蚊,但普通话特别标准。所以我听的真切。当时就完全懵了,不是不懂她说的啥意思,我又不傻,是因为懂了她的意思才懵的。然后就感觉我身体里突然窜起一股火。她见我不语,就兀自走进卫生间,说了一句,你等会可以进来一起洗。门虚掩着,我透过缝隙看到她的倩影,她脱的一丝不挂,然后听到了簌簌的水声,我晕晕乎乎的站起来,一晃一晃的走进去,感觉全身麻麻的。卫生间跟房间不一样,白炽灯特别亮,所以在一片水雾中,我看到白花花的一片,真切,又不真切。我进去后她给我让了个地方,我没敢看她脸也同样没敢看她胸和屁股,就杵在那里一直盯着她的小腿和脚,她的小腿细而白,底下的脚也很小,感觉像一个少女的脚,粉嫩的脚趾微微分开,像5只刚出生又未挣脱襁褓的小精灵。她轻声问了一句,水热么。我感觉我身体烫的要命,但是还是低头说,“正好“,正当我盯着她的脚快盯出错觉的时候,她的手突然伸过来了顺着我的眼睛像一条游走的白蛇,滑到我的嘴唇轻轻的掰了掰,然后另一只手突然扶住我的后背,一个优雅的转身,我猝不及防...

  • 公众号